万人如海一深藏,不远地方是家乡

文/颜洁 ?商品部

 

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

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那边来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—贺知章·回乡偶书

 

新年事后,南方突如其来的陷入了“包月”的雨季,连绵不停的阴雨席卷江南,在阴暗湿润的天气里,人的孤苦感也由此映衬加倍。

是什么时候起,身边的人都开始习惯放假就先跑回家的呢?有好频频和几个朋友讨论假期的部署,惊讶地发现各人都是准备回家,纵然是周末都要在外面跑一跑的野孩子。

你看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这些人都开始每逢佳节倍思亲了。

如我一般生长在小地方的女生,青春的某些时刻,做的都是关于离开和远行的梦,一直以为去更多的地刚刚是了解这个世界的最佳途径,至少鲜有人涉足过的,则更引发年轻的心无限好奇和想象,而念书的时候我很是的喜欢韩寒,特别赞同那句“你连世界都没观过,哪里来的世界观”,也可能因为这样对我厥后特别不喜欢回家发生了促进作用吧。

但去过一些地方生活事情事后,我发现,都市与都市,乡村与乡村,街道,小巷,河流,山川,世间万物的本质是一样的,不是说外表有什么相似,而是本质上,自然与人文属性,都是一样的。

有一次从湖南回武汉,在车上看是枝裕和的《步履不停》,以前看影戏时因为情节太过平淡而无法继续往下看,可是文字版的却让我深切的浸入了海一样的伤心。

在小说里,母亲嘱咐一定要去看牙医的情节重复在文中穿插着,从回家到送别,一直到母亲病重躺在病床上神志不清时,仍然记得的这样一件很小的事情。

年少时念书,影象最深的通常因为恋爱的部门,尤其是那种双方最后没有走在一起的,天各一方两两相望的恋爱,可随着年纪的增长,读到亲人与亲人之间的相互不理解,两代人的看法冲突与隔膜,和终将面临生离死别,往往会难以抑制伤心。

这一切或许是因为,我能够接受恋爱中的划分,却难以有勇气去面对后者,那些生命中可以回避的事和无从落笔的事,随着时间和经历,徐徐凸显他们独占的意义。

灵魂刚刚长出来时,总憧憬千山万水去,往更自由的天地去,我也曾立志要去更远的地方,要一次比一次走的更远,可就是要你走了很远才会知道。离开其实是很简朴的,艰难的是,你很难再回去。

但开心的是,我在不停的实验和已发生中找到了对我更重要的工具——家人。

“人间的面见一面少一面,只依稀是挚爱眉眼”。

这也是我为什么开始倍思亲了吧,每逢假期,总想回去看一眼,再看一眼。

一生之中,恋爱来来去去,朋友聚聚散散,人走走停停,而家永远是家。

相关内容